集团简介

五月色婷婷五月色 _贾探春:纵然远嫁异乡漂泊一生,她始终是那朵耀眼的玫瑰

贾探春:纵然远嫁异乡漂泊一生,她始终是那朵耀眼的玫瑰

《红楼梦》是封建社会各种悲剧的大集合,其中为各阶层女性鸣不平的悲剧是最多的,脂粉英雄探春的悲剧,就是其中的一个典型,远嫁后她纵然在异国游刃有余,也不过是夙愿遥遥,除了保住自己的平安,其余在她眼中,不过都是虚幻。

探春的判词一片大海、一只大船,清明一帆风雨路三千,说明探春嫁到了海外某岛国,中国北面是欧亚大陆,不可能北方有藩属岛国,需要坐帆船走水路,探春清明出发,乘船南下,远嫁之国肯定在南方。

京都长大的探春在众姊妹中体质较好,也许初到时难免水土不服,但相对北方小国苦寒干燥、黄沙漫漫,她更容易适应南方岛国的气候。

一、边疆战火起,探春被选中

《红楼梦》中提到的外国有爪哇国、真真国、暹罗国、茜香国、俄罗斯国、波斯国、海西福朗思牙,除了暹罗国、茜香国分别进贡了茶叶、汗巾子,其他国家并没进贡,书中中国的藩属国极可能只有暹罗国、茜香国。

相对其他国家,藩属国与天朝除了经济、贸易往来,武装冲突、较量更多,《红楼梦》中有东平王、西宁王、北静王、南安王四王,东西南北,四方安宁是历代帝王、臣民的愿景,宝玉给芳官改名耶律雄奴时还称颂“到了如今竟不用一干一戈,皆天使其拱手挽头缘远来降”。

讽刺的是,没过几年,原先投降的南方藩属国就不服了,挑起了战事,天朝已征服了南方多年,自然也不肯善罢甘休,双方开打。负责南方战事的主帅,当然最可能是南安郡王。可能他的镇守地在那里或者祖上跟随先帝征战的就是南方,对南方熟悉。

打了几年,不管双方胜负如何,中央军跋山涉水、远道而来,水土不服,离京城又远,又临近海岛,补给也不容易到位;藩属国人口、经济、军事实力不如中央,双方都耗不起持久战,不管最后是中央朝廷为了养精蓄锐增强了国力再打,还是藩属国被胖揍了求饶,都可能提出和亲,而南安郡王是和亲事宜的执行者,君命不可违,作为主帅,几年征战在外,他也想班师回朝了。

南安郡王要完成和亲事宜首先要让他的母妃物色和亲的女子,不管是皇帝还是王爷,肯定都不愿自己的女儿去海外和亲,和亲的人选身体不好或者性格软弱愚笨肯定不行。

像探春一样鸭蛋脸面、俊眼修眉的皇族女子也许很多,像她一样文采精华、见之忘俗的女子却没几个,南安太妃在贾母的寿宴上见过探春,在物色和亲的女子时第一时间就很容易想到她,就鼓动南安郡王将探春作为和亲人选上报了朝廷。

贾探春:纵然远嫁异乡漂泊一生,她始终是那朵耀眼的玫瑰

二、朝廷议和亲,探春悲远嫁

元春之前回宫后,曾命将省亲时所有的题咏,命探春抄录妥协,自己编次优劣,说不定皇帝在宫里元春处就见过探春的书法。探春的秋爽斋书法方面的教材、用具是最多的,她的大丫鬟又叫侍书,元春让她抄录,肯定她的书法非常出彩。

皇帝接到奏疏后,肯定会再问元春有关探春的情况甚至命其入宫面圣。元春虽知皇宫、藩属国都是不得见人的去处,但自己只是普通的嫔妃,又失宠了,太监都敢去娘家要银子了,又有后宫不得干政的规矩,唯有暗自埋怨自己当年不该省亲,更不该命探春抄诗词。

王子腾身为九省都检点,纵然能直达天听,对于皇帝已经拍板了的和亲,也无可如何了,贾政虽然不愿女儿远嫁受苦,作为臣子,还得叩谢这样的“天恩”。

探春面圣后最终被封为公主,并选定清明时出发南下,此时贾家虽已在走下坡路,但并没大厦倾倒、家破人亡,皇族、其他王公大臣暗自高兴他们的女儿没被选走,贾府却到处是一片悲伤。

皇帝为了安抚贾府,笼络老牌的政治势力四王八公,向公卿阶层表明自己体恤臣子,更为了向藩属国示威,让小国看看天朝的富庶,探春的陪嫁肯定很丰厚,金银珠宝也许不多,但必要的头面、排场还是有的,不然上国的威仪何在?说不定陪嫁还有瓷器、茶叶、丝绸、佛经、种子、书籍......但探春自己一定会带走书法器具、起诗社时大家做的诗。

贾府此时早已江河日下,元春入宫多年已失宠,宝玉依然无心科举仕途,探春出嫁时因是清明,故有人在放风筝,她走时又是告爹娘,而宝玉、探春平时叫王夫人“太太”,按封建规矩,探春是庶出,只能叫王夫人“太太”或者“母亲”,叫赵姨娘才能叫“娘”或者“姨娘”,说不定王夫人因元春、宝玉的事忧心过度,探春出嫁时已经去世了,来送她的是贾政、赵姨娘。

探春远嫁的场景,不过是繁华下的一场悲凉,不知前路如何,唯知自己就要抛亲离家了,前面有无数风浪等着自己,她还劝着年迈的双亲不要牵挂自己,自己家贫穷通达都是有定数的,以后彼此又怎么可能无缘相见呢?在家时无知短见的娘欺负她的事已经成过往了。快开船了,离别在即,还叮嘱爹娘要平平安安,担心他们因为自己远嫁哭得损耗了他们衰弱的身子。

帆船一路南下,她毫无退路,只能向前,好在名义上是公主,又有和亲的使命,她自己又气质出众,聪慧果断,船上诸人自然会护她平安到达,一路辛苦颠簸,船上的人也算患难之交了,这些人很可能成为她在岛国的心腹,希望侍书也在里面。

贾探春:纵然远嫁异乡漂泊一生,她始终是那朵耀眼的玫瑰

三、贵为王妃后,大展拳脚时

宝玉生日时群芳开夜宴,探春的签子注明“必得贵婿”,众人又说:“我们家已出了个王妃,难道你也是王妃不成?”极可能暗示探春成了岛国王妃。

明清两朝,藩属国正妻才称王妃,就算不是正妻,以探春出众的容貌、气质、聪慧、才情,得到夫君的喜欢也是极容易的,既然一时半会儿已经回不去了,她一定会努力适应当地的气候、生活习俗,学习当地的语言,摸清前朝、后宫的礼仪、体制、人际关系,尽快在异国站稳脚跟。出力出物,好好表现,同时时时留意朝廷及贾家的消息,为贾家谋一份平安,也为自己晚年回家谋一点资本。

清朝乾隆前期,中国还算世界上的强国,不管探春嫁到了暹罗国还是茜香国,所在国都会对中国的物产感兴趣,郑和下西洋时船队里的马欢,著有《瀛涯暹胜览》一书,其中记述暹逻的情形道:

国周千里,外山崎岖,内地潮湿。土瘠少堪耕种,气候不正,或寒或热。其王居之屋,颇华丽整洁。民庶房地造如楼,一不通板,却用槟榔木劈开如竹片楼,密摆用藤扎缚甚牢固。上铺藤簟竹席,竹卧食息皆在其上。王者之扮,用白布缠头,上不穿衣,下围丝嵌手巾,迦以锦绮压腰。出入骑象或乘轿。一人执金柄伞,茭草叶做,甚好。王崇信释教。国人为僧为尼姑者甚多。僧尼服色与中国颇同。亦住庵观,持斋受戒。其俗凡事皆是妇人主掌。其国王及下民,若有谋议轻重买卖一应巨细之事,皆决于妻。

探春自己在荣府管家时就兴利除宿弊,之前就知道一个草根子、一个破荷叶根子都是值钱的,站稳脚跟后更可能利用自己的陪嫁指挥填海造田,种水稻、开辟田地种花、种树、种莲藕、种茶......让宫里可以喝到更好的茶,也有了跟岛国汗巾子媲美的丝绸。

同时,她还教宫里其他人刺绣、做鞋等女红,增加国家财政收入,同时辅佐君王处理政事,毕竟不管国王还是平民,所有的事都是妻子做决定,茜香国是女王,女子应该也比较有决策权,入乡随俗,她有义务辅政。

贾探春:纵然远嫁异乡漂泊一生,她始终是那朵耀眼的玫瑰

四、家族被抄没,漂泊他乡客

探春嫁后不久,贾家就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,应了抄检大观园时她说的“将来一败涂地”,以那时才抄了两处就有人回了她的情况来看,贾府诸子弟流散后不久她应该就知道了,如果她在,肯定会叫环儿把家产都拿出来,祖茔附近早就置了田庄、 房舍、地亩、家塾,贾家子弟务农为业,守住田产,后代略识些字,不再入那满是是非名利的官场,小家子平安殷实也好过家亡人散各奔腾。

贾府祖籍金陵在南方,清朝有“南人北放、北人南放”的规矩,以防罪臣轻易东山再起,就算有人还有性命,也很难有人流放会到离她近点的地方了,爹娘的平安,已被击得粉碎,而她在岛国还没立住脚,不能哭,只能忍着,像个没事人。

只是故国伤她太深,家已经没了,她再也不想回中土了,此后,她只能保住自己的平安了。也许努力奋战数年后,她权倾朝野,一时风光无限,她再也不羡慕大姐生日比别人占先,福气也大,也不会再想如中土的男人一样立一番事业了。

不用她出走,中土拥有天下的男人为了自己的千秋大业把她作为礼物、筹码送到了这里,中土被流放的官员还有戴罪立功,早点回家封妻荫子的盼头,而她如断线的风筝,独自飘零,再无归期,只有寂寞、惆怅如影随形,与她不离不弃。

红了樱桃,绿了芭蕉,美目巧笑,流年暗偷,不管她成了朝堂上高高在上的女王或太后,还是因不愿改嫁给继子或小叔子,逃到草野间隐姓埋名,与几个心腹仆人过着自食其力,自给自足的寻常百姓生活,那都不是她想要的。

也许多年后,又一个清明时,万物欣欣向荣,姹紫嫣红开遍,正是踏青好时节,东风正好,她却在屋里闷坐不动,抱着带来的书法器具,默念着起诗社时众姐妹作的诗词,想着这季节真适合睡觉,点上香,等会又可以梦回大观园一次,看见海棠社了,自己这么聪慧,也不过就剩下了这点欢乐。

她早过了落泪的年纪,不过心底轻叹一声罢了,不过好歹,她算保住自己一生的平安了。

此时,外面两个下人悄声闲谈,一人道:“听说中土以前有宗室永不与外族和亲的规定,苦了我们小姐了!”又一人道:“在家,女孩儿家,都是父母说嫁哪里就去哪里,命就是这样。”

东风吹得更猛了,似乎也沉醉在这叹息、谈话里,一个如花似玉的人,一生还不如风里的一株草能自由自在、摇曳生姿地生长,谁让她生错了时代呢?可她依旧是那朵光彩夺目、倔强带刺的玫瑰花,她守住了她自己想要的平安啊!

作者:红袖添香,本文经作者授权发布。欢迎关注我的头条号:少读红楼,为你讲述不一样的名著故事。

版权所有 © 2016 四川蜀羊防水       中企动力提供网站建设      蜀ICP备11017753号-4